跟《知否》学历史 这些宋朝女性生存法则了解下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9日

       春节前后的日子里, 如果你在晚宴上对某人提起“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应该是绿肥红瘦”, 对方大概不会想到李清照的话, 可是一部热播电视剧, 一部取材于宋代女性。作为主角, 是一部以家族大战为主线的电视剧。这部剧可以称得上是一部杰作。除了给很多观众特别是女性观众带来追剧的快感之外, 它甚至可以贴近历史, 让现代人从某些方面了解宋代人的生活细节, 以及一些宋代女性。生存法则。贴近精致活泼的宋代生活史, 一起来看看这部电视剧中所体现的宋代人的生活细节吧。 《知不知道, 应该是绿肥红瘦》(以下简称《知不知道》), 盛福之子盛长风投壶失败, 女主盛明兰上前救场, 用高明的手法保住了姐姐盛华兰的工作。鹅。在这一集中, “扔锅”是一个经常玩的游戏。宋代大学者司马光写了一本小册子《抛锅新式》, 教大家扔锅, 并详细介绍了这款游戏的道具和玩法: - 投掷是特制的, 非常高大, 中间有一个锅。壶口旁有两个中空凸耳;投壶用的箭也是特制的,

比战时用的箭要轻薄得多, 可以用剥掉的荆棘代替。投壶的游戏规则有很多种:最简单的方法是一次扔一支箭,

把两枚筹码扔进壶口, 一枚筹码往壶嘴里扔, 投掷时没有筹码。地面;更复杂的方法是每次扔三支箭, 三支箭都进入喷口, 给两个筹码, 一个进入喷口, 另一个进入喷口。最外面的两个入锅耳给三个筹码, 而完整的凸耳给一个筹码。在《知不知道》中, 盛明兰将箭射入壶口, 得到十个筹码。计分规则和司马光写的不一样, 但游戏方法是一样的。 《知不知道》第八集中, 盛明兰三姐妹与出宫的孔夫人学习茶道。茶几上有小石磨和小石磨。众人煮完饭, 端着黑茶碗, 品茶。这一集喝茶的方式, 真正的告别。我在《摆桌妙宋茶宴》一书中做过一些研究。在宋代, 其实也有类似现代茶道的茶道, 只是茶道与今天大不相同。
       茶很讲究:茶不是一片一片, 一片叶子是一块一块的小茶砖。饮茶时, 需将茶砖烘烤、粉碎、磨成茶粉, 过筛除去茶梗, 放入健耀生产的黑釉茶碗中, 用热水调成糊状, 然后加入更多的热水。 , 将一根茶竹像竹尖做成的小扫帚一样搅拌敲打, 打成一碗浓浓的茶汤。剧中, 孔嬷嬷对茶汤的评价是, “云脚”要松松地调整, 味道才好, 这是宋代茶人常用的名词。所谓云脚, 是指茶汤上层的泡沫。由于在搅拌和敲击过程中形成大量细小气泡, 显得洁白柔软, 厚厚地堆积在水面上, 犹如天边的白云。在《知不知道》中, 也有很多男女主去饭楼吃饭或者叫饭楼外卖的情节。在宋代历史上, 饭楼是最有名、最豪华的酒楼。到了北宋中叶, 这里变成了官餐厅, 每年售卖的酒不亚于酒。5万斤, 宋仁宗在位时有权酿酒, 曾同时给3000家酒馆供酒。北宋灭亡后, 番楼南迁杭州, 更名为“风乐楼”。不过, 由于饭楼的盛名, 南宋食客仍称风乐楼饭楼。元朝初年, 饭楼成为所有大饭店的名称。小瑕疵 宋朝从来没有“妈妈”, 也没有人打马球。不过, 作为一部古装电视剧, 《知不知道》难免有一点历史错误。女主盛明兰向“出宫的孔母”学习规矩, 男主顾廷烨带着“扬州护士常母”来到京城。在这部剧中, “妈咪”显然是人们对“护士”和“奶妈”的俗称。但实际上? “娘”是清代流行的满语。当然, 宋代也有奶妈, 只是直接叫“奶妈”。如果你称你的荣誉头衔, 你通常称它为“祖母”和“祖母”, 但从不称它为“母亲”。当然, 宋代也有“娘”二字, 但泛指所有老妇人, 并非专指奶妈。 《知不知道》是宋代的故事, 但是妈妈搬进来了, 可能是受了清宫戏的影响。剧中还有几个打马球的场景。男女主都曾在赛场上打过球, 身手过人, 马球打法甚至成为推进该剧剧情的关键。但在历史上, 由于运动员在比赛中经常被马踩死,

到了唐末, 马球运动被禁止, 马球被迫演变为踏步运动。在宋代, 马球比赛只能在皇帝阅兵期间进行, 贵族和平民基本上已经忘记了这项运动。移动。 “蹴鞠”, 我们认为是足球的鼻祖, 无论是正式比赛还是非正式比赛, 球员都不可能骑马。作为铁杆粉丝, 宋太宗亲自制定了皇家蹴鞠比赛的规则:球场呈方形, 周长两百丈, 网中央挖一个洞。三十二名球员, 分为两队, 东队穿红色球衣, 西队穿紫色球衣。裁判员三名, 其中初级裁判员两名, 东西两侧各手持十二面小红旗;一名主裁判手拿着一面大黄旗, 站在观景台上。啦啦队由40人组成, 分别位于体育场的南北两侧, 负责击鼓、唱歌和助威。裁判将球扔到球场上, 挥动黄旗, 拉拉队员同时敲鼓示意比赛开始。球员在这一侧的眼睛, 在另一侧的眼睛旁边, 试图在球落地之前将球踢回来。如果落地前眼睛没有被对方球员盯上, 这边的小裁判就会拿出小红旗贴在地上, 说明这里的球队有分。当十二个红旗插在一侧时, 游戏结束。比赛结束后, 裁判执行奖惩。拥有十二面红旗的队伍可以获得锦旗和金杯银杯。输的队伍将受到惩罚。一方的首领打来电话, 脱掉衣服, 象征性地抽了他几鞭。当然, 电视剧是艺术, 没必要拘泥于历史。在《知不知道》中, 从艺术的角度来说, 把只有清代的奶奶和唐代流行的马球搬出来是没有问题的。
       明兰学宋代姑娘能上学吗?与主人公的宫斗剧或宅门剧相比, 《知不知道》几乎没有多少历史失误, 整体呈现出宋代女性较为真实的生存环境。
       这部剧的第四集中, 年轻的盛明兰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在家上学, 老师是盛福聘请的庄雪雁。这样的场景, 在宋代的士大夫家庭中是完全可能的。司马光《家番》说:“大家千万不要学, 男女有区别吗?”每个人都应该学习和学习, 不分性别。另一宋书《十番》说:“唯有女子自知书……否则, 决不破家。”如果是女人掌管家产, 最好是自己学写算算, 不然会被人家坑惨的。 . 《十凡》也说:“女人因丈夫而愚昧懦弱, 但能自理家务, 算计钱粮, 人骗不了她们。”掌管家务和账簿, 家业依旧红火, 不会被外人算计。因此, 在宋代江南一带, 少数大家族会设立“女子学堂”, 让氏族少女从小学习儒家经典和更多实用的书籍和计算。 《知不知道》后半段,

盛明兰嫁入贺家后, 除了管理后院的佣人, 还巡视农场, 查账本算差额, 管理贺家的财产秩序井然。在某种程度上, 应该归功于她从小在家里接受教育。宋代有官办县学、府学、御学, 也有私立书院。据《宋史》及现存宋人笔记、书信、墓志记载, 官校未见女学生。以及在学院学习的案例。但是宋代的士大夫可以自己办学堂, 请人教自己的女儿, 也可以由博学的父母教, 这种现象在宋代的普通百姓家庭中很可能出现。查《宋徽要编稿》, 宋孝宗淳熙元年(1174年, 九岁少女林有玉求见皇上, 请皇上亲自会见, 诵经四十三经)人, 被宋孝宗取名为“汝人”。”——原来是官夫人才有的称谓。宋宁宗嘉定五年(1212年, 另一名少女吴志端参加“少儿科”考试)被朝廷所持有, 成绩优异, 却因她在阿訇骗局(原本十多岁, 未获录取, 宋宁宗忍无可忍, “给她一捆丝”, 给了她一捆丝绸作为奖励。试想, 如果这两个女孩没有上过学, 也没有受过教育, 在名师的指导下, 我们怎么能背诵经文并通过少年考试?但我们必须解释, 无论宋朝多么开放就是, 它属于古代中国。不可能女性读书已成为普遍现象, 而会读书的女孩子是不可能进入王朝的。做官,

最多只能进宫做女官。嘉定五年, 一个叫吴志端的姑娘考男生的时候, 有东方大臣说了一句奇怪的话:“男生有部门, 所以精颖不一样, 仓储业也是……金志端认为那个女人应该修这门课, 就算她的学位够好, 也不知道以后怎么用?”国家给这个孩子设立了嘉奖神童和后备人才的对象, 作为一个女孩子的吴之端也参加了考试, 就算她考得再好, 我以后还能从政吗?家人可以利用她吗?宋凝宗听到这话后, 居然“听话”了, 觉得有道理。陆游的《渭南集》记载了关于李清照的一则轶事:李清照七十二岁的时候, 就知道期限快到了, 他要把自己一生所学的东西传授给一个十五岁的——姓孙的老姑娘。结果呢?女孩说:“谢谢, 但这不关女人的事。”更要命的是, 陆游居然夸了这丫头学识渊博, 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可见, “女学无用”在中国古代的影响是深远的。由此可以推断, 像《知乎》里的盛明兰姐姐这样有机会在家上学的宋代女性比例肯定很低。 《知不知道》第四十集, 盛明兰和顾廷烨的豪门少女婚姻调查终于结出硕果。盛明兰是官家小姐, 顾廷烨是侯家公子。两人都属于二代官, 又不是翠花, 也不是庶民的剩子。盛明兰曾经钦佩另一个儿子齐衡, 却被老奶奶盛泰夫人拦下, 因为齐衡是郡主的儿子(虽然是皇室亲戚, 但齐家的门面却很多)比盛家高), 盛明兰结婚了, 如果丈夫的家庭不平衡, 她会受到歧视。盛夫人命明, 清明低头。她的阻挠, 看似霸道封建, 实则十分合理。宋代士大夫嫁娶, 懂得“家权”四个字。女儿不准嫁给平民是极其重要的(除非她已经通过进士考试或即将进入考试, 也不为了龙凤攀登, 她将女儿送到了地位比自己高得多的侯门。举几个例子:黄庭坚与江安县长石良是好朋友, 儿子黄翔娶了石良的女儿;苏哲与蒲州知府王政禄是好朋友。他把二女儿嫁给了王政禄的儿子王石;苏哲的叔叔苏欢结识了同年的书生朴世道, 儿子苏布力娶了朴世道的女儿;苏东坡与欧阳修结为好友, 儿子苏宇娶了欧阳修的孙女;范仲淹之前驻陕边陲的大臣范勇, 与朝鲜大佬韩毅结为好友, 将女儿嫁给韩毅的四子韩江……宋仁宗皇佑三年(1051年, 开封富商李寿与皇室)赵承钧成为了一家儿女。时至今日, 一方富贵, 一方强大。它可以被视为一个家庭。不过, 到了宋代, 商人的地位还有些低, 所以包公认为这种联姻是“有损国制的”。请仁宗皇帝“止其姻亲, 勿择德氏”(包拯《论李寿装成一家》), 强行取消婚事, 再为皇室子女选对人。我们不怪包公不懂爱情, 因为他生活的世界一直是婚姻的世界。包公的父亲名叫包令义, 是个县令, 所以包公长大后, 还娶了一个县令的女儿。包公的儿子, 名叫包令仪。包寿先娶了张天的女儿, 后娶了文彦博的女儿。张天是包公的弟子, 做过“全法派支司”, 相当于财政部副司长级官员;文彦博 宝公同年,

他做过“政务”, 相当于副总理;而包公则先后担任“三部长”和“副部长”, 相当于财政部长和国防部副部长。副部长的儿子嫁给副主任的女儿和副总理, 基本上是一对。包公有两个女儿, 一个嫁给王相, 一个嫁给文晓。王祥和文晓都是书记官, 相当于县级衙门的衙门主任, 属于极低级的文官。
       不过, 两人学识渊博, 前途光明。用包公夫人董的墓志铭的话, “都是贵族的好武器”, 都是可以培养的好苗子。他们娶了包公的女儿, 属于“未来的配”, 就像《知否》中的庶子文婷静, 既是书生又是书生, 想嫁给盛福小姐, 还得到了盛先生的批准。如果一方有钱, 另一方有地位, 在宋代, 那就是误会, 可能导致婚姻的悲剧。
       例如, 苏东坡的父亲苏洵是四川眉山的地主, 但他一生未能成为进士。为了更上一层楼, 他将女儿苏八娘嫁给了进士程家。结果, 他的女儿在18岁之前被虐待而死。 .苏东坡和弟弟苏哲当官多年后, 与程家关系不好, 因为担心妹妹的死(见孔繁离《三苏记》)。抛开爱情这个以荷尔蒙和概率为主的主观因素, 做媒人确实有很多好处:第一, 可以维持和提升双方家庭的资源;第二, 可以避免任何一方或其父母被另一方歧视, 造成很多婚姻矛盾;第三, 可以减轻任何一方及其父母的精神压力——反正双方的生活圈、消费水平、精神境界都差不多, 谁都不需要羡慕对方, 谁也不需要追逐对方, 没有人需要感到自卑或自卑。怨恨, 嫉妒, 嫉妒。

Copyright © 2006 和信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hexincaifuguanl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diararganuk.com) 桂ICP备2015116627